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淫遍日本八千年】(亘古淫魔)(05)【作者:黑色蓝调】
【淫遍日本八千年】(亘古淫魔)(05)【作者:黑色蓝调】
字数:75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章

  韩左连思考都不用,直接隔着八岐将肉棒插进了沙织的屁眼里,由於惊人的尺寸,所以那怕不能尽根而入,肉棒至少也插入了一半以上,八岐看到韩左选择的是女儿的屁眼顿时有点不开心了,「讨厌啦,亲爱的难道不喜欢我了吗,为什么要先插沙织酱啊?」

  韩左笑着双手抓上了八岐的那对爆乳,用舌头舔了一下八岐的耳朵并吸了一下耳垂,「我也有五年多没看到沙织酱了啊,而且哪有和女儿抢肉棒的母亲啊,我身为父亲的人当然要先疼爱一下我们的女儿啊。」

  「满嘴歪理……哼!」八岐小小不满的哼了一声,不过还是调整了一下姿势蹲在沙织的跨部上方,八岐双手压着沙织的两脚,将沙织的娇躯折起来,半蹲着在上方往下抽插着,而韩左摸着八岐的翘臀挺腰将肉棒插着更深,「父亲大人的肉棒……喔……好大,插到深处了……妈妈的棒棒……一直……喔……一直插到……恩……沙织敏感的地方……喔………」

  韩左一边抽插着女儿的屁眼,同时将食指和中指插进了八岐的蜜穴里,八岐的密穴早已变得湿滑黏稠了,大量的淫水不断的从蜜穴里流出,手指插进去的瞬间,蜜穴里软嫩的蜜肉就缠了上来,不断的将手指往蜜穴深处里吸。

  韩左不断的抠挖着八岐的蜜穴,很快的整只手都被八岐的淫水给淋湿了,韩左将手伸到了母女俩的中间,不用韩左再多说甚么,八岐和沙织两个人很自觉的就开始舔起了韩左的手掌,「呜……妈妈的淫水还是这么好吃呢。」

  看着眼前这对母女相干的画面,韩左的肉棒也越发的坚硬,沙织屁眼里的嫩肉不断的缠上了韩左的肉棒,就连插到深处的龟头都感觉到乙状结肠正在不断的收缩,韩左的双手一正一反的伸到了母女俩的中间,手掌钻进了互相挤着对方的两对巨乳里面,不论手心还是手背都能感觉到那因为兴奋而坚硬的乳头,还有周围那软嫩光滑的乳肉,就连张开的指缝里都充满了滑嫩的巨乳,母女俩的巨乳随着手指的动作而被挤压变形,来自八岐的乳汁更是为手指的摩擦带来了温热的润滑。

  双插的快感不断的侵袭着沙织的脑袋,尤其是菊蕾里那根粗长巨大的肉棒正深深的插入体内,坚硬的龟头每一次都会隔着一层薄肉顶到沙织的子宫,而八岐的肉棒由於是垂直上下抽插,所以在入口处插进来时更是会和菊蕾里的巨棒一起挤压着蜜穴里的那层薄薄的嫩肉。

  沙织的双手被八岐抓着拉到了上面,感受着胸前父亲的双手以及母亲的巨乳,正在和八岐不断湿吻的沙织很快的就迎来了第一次的高潮,「呜……呜!」由於双手被抓着双腿被八岐压着,所以沙织就算是高潮也没办法自在的抽动四肢,只能够晃着小腿抽动着小腹而已。

  沙织的高潮使得插进菊蕾的肉棒感受到莫大的压力,沙织菊蕾里的嫩肉不断的挤压着肉棒,就像是在排泄一般试图将肉棒给挤出体内,而韩左却反其道而行,每当沙织菊蕾里的嫩肉挤压肉棒的时候,他反而将跨下使力将肉棒插的更深,等到沙织放松的时候却又抽出了肉棒,这样的刺激远比韩左插着不动还要大。
  不等沙织高潮结束,韩左便自顾自的开始了剧烈的抽插,「等……等等……啊……父亲大人……呀……慢一点……啊……妈妈……你们……啊……不要……呀……欺负……呀……欺负沙织……高潮……高潮……停不下来了啦!!」而享受着沙织肛内软肉挤压的韩左也发现了八岐抽插的速度也开始加快,「沙织酱,妈妈也要射了喔,沙织酱今天一定会怀孕的喔,爸爸妈妈今天会射很多肉棒牛奶给沙织喔,不知道沙织会怀上爸爸的宝宝还是妈妈的宝宝呢。」

  眼看八岐也快射精了,韩左对着房门大喊,「喂!叫几个巫女进来!」韩左话音刚落门便打开了,四个身穿超短巫女服的少女跑了进来,四个少女一进来就围在了韩左的四周,韩左将肉棒从沙织的屁眼里抽了出来,抽出来的一瞬间韩左就将沾到些许粪便的肉棒伸到了她们面前,四个性感巫女一点都不在意肉棒上的粪便,口舌并用的便将肉棒舔食乾净。

  看到肉棒变乾净了韩左便转身将龟头顶在了八岐的蜜穴口,接着韩左跨部用力一挺,巨大的龟头直驱而入一口气插到八岐的子宫深处,突如其来的刺激让八岐直接顶着沙织的子宫开始了剧烈的喷射,「啊!!亲爱的……好大……被撑开了……沙织……妈妈要……要射了喔……啊!!」

  沙织一边高潮抽蓄着一边淫叫大喊:「啊……给我……啊……给我!……妈妈射给我……啊……我要怀上妈妈的宝宝了!啊!!」看着母女高潮淫叫着,韩左坐在沙发上享受着八岐蜜穴里的高潮抽动,身后靠着四个性感巫女,一边享受着八岐穴内的抽蓄一边和身旁的少女们聊着天,「自我介绍一下,姓名年龄之类的。」韩左将手伸进其中一个少女的衣服里揉着她的胸部一边问着。

  被韩左揉着奶的少女先开口说话:「我叫熊田曜子,今年17岁,岐阜市出身,现在就读………」熊田曜子说到一半就马上被韩左给打断,「停停停,说那些没用的东西干嘛,男朋友、性经验、性癖之类的话题才比较对吧。」韩左指了指身前这对正在高潮的母女,让四个少女瞬间笑了出来。

  熊田曜子贴上韩左,轻轻的亲了一口韩左的脸颊说:「抱歉呢韩左大人,请让曜子在介绍一次吧,好不好嘛~。」说完后撒娇般的伸出舌头舔着韩左的脖子,「好吧好吧,那就再让你讲一次吧。」

  熊田曜子笑着伸出舌头探进了韩左的嘴里,一阵热吻后便松开了抱着韩左的双手,缓缓的拉开了巫女服的领口,将胸前的那对巨乳露了出来,双手捏着自己的奶子,手指用力揉捏着那对白皙美乳,将顶端的两颗早已硬起来的蓓蕾送进了韩左的嘴里。

  看到韩左开始允吸自己的乳头后熊田曜子就开始了第二次的自我介绍,「我叫熊田曜子,今年16岁,男朋友是同班的同学,不过曜子的第一次是给了八岐大人喔,当时八岐大人用假屌刺穿曜子的处女膜时,曜子痛的都哭出来了呢。」其实当初八岐给熊田曜子破处用的是她本身的肉棒,不过在妖力的影响下,普通人都会自行找出理由来解释无法理解的事物,也就是说那怕八岐挺着肉棒站在她面前向她解释,她也只会当成八岐穿着非常逼真的假屌在跟她开玩笑。

  熊田曜子接着说:「我最喜欢在和男朋友讲电话的同时被八岐大人从后面插我的小穴,我每次都会看我男朋友说我在看AV自慰喔。」

  接着熊田曜子伸出了一只手,摸向了韩左的跨下,不过由於韩左的肉棒完全的插进了八岐的蜜穴里,所以熊田曜子只能摸着韩左的阴毛说:「大人的肉棒好大好威武喔,等一下打电话给男朋友的时候……不知道我说不说得出话呢………」
  熊田曜子话刚说完,刚射完精的八岐就生气的转头斥喝着,「你想的美啊!你这个小贱货,亲爱的今天才不会插你们的小穴呢!想勾引我的男人是吧!香织!友里!把这个小贱货给我绑到台上,让穹八来干她!」

  八岐话音刚落,韩左就感觉到八岐开始凝聚妖力,很快的在沙发与电视的中间就伸起了一个平台,平台上有一张低矮的椅子,椅子四周有四个铁环,看着熊田曜子哭丧着脸被另外两个少女带过去趴在椅子上同时将四肢用绳索给捆绑固定着,紧接着其中一个少女便从房门外牵进来了一只巨犬。

  韩左一看,这不就是他送给八岐的魔犬吗,他还记得那是近百年前俄罗斯魔法界交流团给他的礼物,没想到现在被八岐拿来当惩罚道具………

  只见穹八一进来看到台子上的熊田曜子就兴奋的吼叫着往前跑,少女牵都牵不住只好放开手让魔犬冲了过去,魔犬依冲到台上便低头闻起了熊田曜子的跨间,接着便伸出舌头开始舔起了熊田曜子的蜜穴,「呜……等等……八岐大人……我……喔……我错了……啊……我下次不敢了……喔……我不要跟狗做啦……呜………」

  看到八岐射完精后韩左也开始耸动跨下,粗大的肉棒开始在八岐紧緻的蜜穴里抽插,而八岐的肉棒则还留在沙织的穴里,随着韩左的抽插前后摆动着,韩左一边享受着八岐的蜜穴一边和身边的少女继续聊天,「那你呢,换你做自我介绍了。」

  这个少女有着坚挺的鼻樑和有神的双眼,俏丽的短发以及一对坚挺的G罩杯,「大人您好,我叫真木阳子,今年16岁,我……我这个礼拜才刚被事务所……派过来,还没……交过男友所以我……还是……还是处女………」韩左一听又感觉到讶异了,没想到今天轮值服侍他们的神官团竟然全都是他前世知道的女星,韩左顿时觉得自己掌控了大半娱乐圈的做法是正确的!

  「啊!!不是那里!!」这时熊田曜子的尖叫声突然响起,韩左转头过去一看发现原来是魔犬穹八的狗屌已经插进了熊田曜子的屁眼里,韩左看到这幕顿时一笑,一旁的另一个少女香织一边用胸前的奶子摩擦着韩左一边说:「韩左大人,穹八每次都喜欢插我们后面,每次都射一大堆进来呢,人家上次就被穹八这只坏狗狗干到吐了呢。」

  这时旁边另外一个少女也缠了上来,「大人您别听香织乱说,穹八是八岐大人在我们犯错的时候才会拿来处罚我们的,可是香织她私底下最喜欢找穹八玩了呢,上次香织跑去找穹八玩,要不是水组的妹妹们去帮穹八洗澡的时候发现她喔……她早就被穹八活活干死了呢。」

  韩左好奇的看向了缠上来的两个少女,两个少女发现自己还没做自我介绍又突然插话,於是非常恭敬的鞠躬道歉说道:「啊!真的非常抱歉,我们竟然忘记介绍自己了。」

  另一个少女也连忙说:「我叫真锅香织,今年18岁I- CUP,我们都不是处女了,江梨子我不清楚,不过我的处女是给了穹八的喔!我最喜欢兽奸了,每次一想到香织我的小穴被狗啊猪啊马啊这些动物的棒棒插进来,我不管在哪里都会马上就湿了呢。」

  韩左将视线转向另一个女生,「大人您好,我叫蛯原友里,今年19岁B-CUP,我的处女和曜子一样都是给了八岐大人,我比较喜欢在一旁看着别人做爱,尤其是看喜欢的人和别人做爱………」蛯原友里说,一边将手摸向了跪在沙织上方呻吟的八岐。

  八岐似乎又快高潮了,韩左感觉到包围着肉棒的嫩肉所带来的压力渐渐变大,耳边不停的传来熊田曜子被魔犬干的呻吟,「啊……好大……啊……啊……咿!……插到底了!……啊……不行了……要……要去了啦……去……去了!!」而八岐的呻吟也不惶多让,「啊!亲爱的……我又要去了!射给我吧!……给我肉棒牛奶!……啊!」

  而身前还有三个青春艳丽的少女正在手口并用的服侍着自己,虽然这三个少女不是甚么绝世美女,但是她们可都是未来的明星,也都是韩左前世就认识的名人,想到这里韩左越发的兴奋,他想起了未来流行的各种少女偶像团体,不论是日本还是韩国的,他一定要体验一下一人干一团的感觉。

  眼前的各种诱惑让韩左越发兴奋,插干着八岐小穴的力道也越来越大,粗大的肉棒将八岐紧窄的蜜穴里的每一条皱褶都撑开,蜜穴被巨大的肉棒塞得满满的,巨大炙热的龟头顶着子宫壁一下接着一下的冲刺,体内最敏感的地方被韩左毫不留情的刺激着,让八岐咬着下唇的嘴再也闭不起来,「啊!……太爽了!……亲爱的大肉棒……八岐的小洞洞……啊!……都要被撑破了啦……用力!用力!……要去了要去了!……啊!!……去……去了啊!!!」

  八岐浑身颤抖起来,阴道里的嫩肉开始剧烈的收缩,大量的淫水从粉嫩的穴口喷出,那怕已经高潮了,八岐依然挺着翘臀承受着来自身后的抽插,嘴里不停的淫叫着各种淫荡的字眼,恳求韩左加大力道与速度,接连不断的高潮一波一波的袭来,原本白皙的皮肤都布满了诱人的潮红。

  韩左一边狠干着八岐的小穴,双手探到了八岐胸前的巨乳,双手用力地抓着那对滑腻的大白兔,随着韩左的手指用力的揉捏,几道不规则的淡白色乳汁便从两颗绯红色的乳头里喷了出来,八岐的乳汁直直的喷洒在了沙织的脸上,八岐再次硬挺起来的肉棒依然插在沙织的嫩穴里面,随着八岐再次的高潮,大量的精液再次涌进了沙织的子宫里,虽然双腿依然被八岐压着固定在身侧,但是双手却自由了,沙织将双手贴上了八岐的巨乳,和韩左一起挤压揉捏着榨乳。

  真锅香织适时的来到韩左的身后跪着,双手探前抱着八岐的腰肢在韩左的身后努力的推着屁股,蛯原友里和真木阳子两个少女站在了沙发上,弯着腰用自己的双乳磨蹭着韩左的脸颊,韩左时不时的左右转头轻咬着少女粉嫩的乳头,跨下的肉棒却不曾因此而慢下一丝一毫。

  八岐早已被强烈且不断的高潮刺激的神智不清,巨大的龟头不断的来回穿刺娇嫩的蜜穴,原本就极为紧窄的子宫颈背韩左的龟头来回穿透,剧烈的快感一波波的从下体出发冲击着八岐的脑袋,那怕是传说中的大妖也无法单独承受韩左疯狂的抽插,八岐胯下的肉棒早已到达失控的状态了,一波波的精液不断地随着高潮而喷射出来,那怕那些精液早已稀薄的有如开水一般,但却依然停不下射精的状态。

  八岐纤细平坦的小腹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巨大肉棒状的突起,早已进入完全体型态的肉棒已经濒临射精边缘,啪啪啪的背景声变的越来越大声越来越急促,原本白皙的臀肉都被韩左给撞红了,八岐被干到吐着香舌滴口水;翻着白眼流着泪,又度过了几百下抽插后,韩左终於将肉棒深深插入八岐的体内,双手用力的抓着那对巨乳压向后方,随着浓稠腥臭的精液一波波的从龟头喷射出来,八岐胸前那对巨乳也不惶多让的喷出了大量高潮乳汁,韩左用力的挺着腰,而八岐也用力的将翘臀向后顶,两人通力合作将大量的精液深深的灌入娇嫩的子宫。

  顶着子宫壁喷射着精液的龟头不断的被高潮而收缩的子宫吸允着,柔软的腔内嫩肉也不断的收缩着几压刺激着韩左的肉棒,那怕在射精中韩左也时不时的冲撞着八岐的子宫一两下,肉棒与蜜穴完全密合使得大量的精液无处可去全部堆积在子宫里,八岐的小腹渐渐的突起了一个小球,那正是被精液充满的子宫。
  过了好一会韩左才终於结束射精将肉棒从八岐的蜜穴里拔出,一旁的真锅香织还有蛯原友里两个人连忙将八岐扶到一旁,韩左见状连忙指挥两女将八岐扶到床上,接着便将肉棒插进了沙织的蜜穴里。

  刚被八岐的肉棒射满的小穴又迎来了尺寸更加凶猛的史前巨棒,一插进去沙织的小穴就马上迎来了一次高潮,「啊!……父亲大人的肉棒……好大……好粗……沙织又要……去……去了!!」

  韩左一将肉棒插进沙织的小穴便又开始不断的冲刺,刚刚才射过的肉棒完全没有任何疲软的迹象,沙织意乱情迷的呻吟浪叫着,双手双脚缠上了韩左的身躯,胸前那对E罩杯紧紧的贴在韩左的胸膛上磨蹭着,巨大的肉棒一下一下狠狠的冲击着沙织的子宫内壁,沙织那坚韧有弹性的子宫颈早在数百年前就被彻底调教改造成了性器官了,如今沙织的子宫颈反而像是自慰套里的橡胶环,只为让男性在抽插的时候能够感觉到紧緻的快感。

  韩左一边插干着沙织一边将沙织从沙发上抱了起来,抱着沙织来到了正在被魔犬抽插的熊田曜子前面,早已被干的恍惚的熊田曜子微微一抬头就看到韩左巨大的肉棒插入女性小穴的景象,那根巨大的猛兽正狠狠的撑开了女性狭小的蜜穴,沙织的外阴被粗大肉棒给撑的完全变形,韩左将沙织像是一个自慰套一般的插干着,双手抓着沙织的翘臀向上抬升直到剩下龟头在穴内,接着便双手放开跨部用力往上顶,将肉棒完全插入了沙织的蜜穴里,「啊!……咿!……呜!……欸!……喔!」啪啪啪的声响还有沙织那狂乱的雌兽叫声不断的响彻在房间里面。
  熊田曜子咬着下唇,一边忍受着来自身后魔犬大屌抽插带来的快感与屈辱,一边不甘却又羨慕的看着粗大肉棒在沙织体内横冲直撞,她不否认原本是打算攀上韩左这个神秘的大人物,但是到了现在性欲的需求却远大於对名气与物质的渴望了。

  看着眼前这极为荒淫的一幕,熊田曜子很快的又被身后不断耸腰的魔犬干上了一次高潮,「啊……又要……不要啊……我不要被……被狗……啊啊……被狗给……咿……不要啊……啊啊啊……去了……又去了!……被狗狗干到去了啦!!!」

  韩左看着被捆绑着给魔犬干着屁眼高潮的熊田曜子邪恶的笑了一下,叫来跪在一旁的真木阳子,让她给熊田曜子插一根按摩棒再穿上皮内裤,看着眼前被双穴贯通的熊田曜子开始不断抽蓄,韩左兴奋的加快了抽插的速度,韩左可没忘记八岐想要和他比赛让沙织怀孕的事情。

  沙织区区38公斤的体重在韩左手里就像是棉花糖一般的轻,韩左抓着沙织纤细的腰肢开始射精前的狂暴抽插,沙织跨间早已被韩左撞的红肿了起来,韩左跨部的每一下撞击都将肉棒深深的顶进子宫的最深处,又将沙织撞的高高飞起,接着韩左双手一用力,用力的从半空中将沙织往下压,就这样周而复始的抽插着。
  在半空中像个玩偶一样被韩左任意玩弄抽插的沙织早已被干的高潮不断淫水直流,「啊!……好爽……好爽……啊!……干我……爸爸……啊!……干我……死了……死掉了……爸爸……啊……精液……爸爸快射吧……沙织……受不了了……啊……高潮……又去了……高潮……啊……停不下来啦!!」沙织长长的秀发在空中不断的飞舞着,双手环抱着韩左的颈部,两只长腿早已无力的靠在韩左的腿上,连绵不绝的高潮使沙织早已陷入的快乐的地狱。

  搂着沙织的细腰,韩左将龟头深深顶在沙织的子宫内壁上开始了剧烈的喷射,大量浓稠乳白的精液就这样喷洒在了沙织的子宫里头,沙织的四肢紧紧的缠住了韩左,沙织因为极致的高潮而全身疯狂着颤抖抽蓄着,紧紧压在韩左胸前的双乳也一阵一阵的抖出了淫糜的肉浪。

  跪趴在平台上的熊田曜子双眼直直地盯着两人的交合处,只见韩左那巨大的睾丸正在缓缓的收缩着,大量的精液就像喷泉一样,一波一波的注入沙织的子宫里,足足一分多钟后韩左才停下了射精,将沙织交给跑过来接手的真锅香织和蛯原友里,韩左看了看床上依然在恍神喘气的八岐,便将视线转到了在场的唯一一位处女的身上。

  韩左坐到沙发上伸手招来了一旁紧张的真木阳子,「阳子酱,过来这边坐。」韩左拍了拍一旁的空位示意真木阳子坐到他身旁,身高仅仅只有160公分的真木阳子体型娇小但却拥有一对雄伟的G罩杯,她和其余三女一样都穿着八岐为巫女团们特意挑选的性感巫女服,只能勉强遮住胸部的纯白露肩短衫被坚挺的乳球给撑起,纯白短衫连背后接着一对宽大的振袖,从胸部以下直到跨部之间毫无遮掩,下身穿着一件红色的百褶开襟短裙,短裙里面是一件纯白色的蕾丝丁字裤,短裙下方是一双性感的红色吊带袜。

  韩左一边欣赏着少女的娇羞,一边将那对魔爪伸向了羞涩的少女,韩左看着真木阳子害羞的表情笑着打趣,「害甚么羞啊,刚才给熊田曜子插按摩棒插的这么熟练,一开始你不是还舔过我的肉棒吗,那上面还有沙织的屎呢,那时候你都没害羞了。」

  真木阳子紧张的对韩左解释,「不是这样的韩左大人,按摩棒是因为前几天八岐大人有叫我过来……所以………」真木阳子有点紧张的看了一眼旁边依然倒在床上的沙织,接着又赶紧继续解释,「至於刚才一开始那个不是巧克力口味润滑液吗?要是真的有……那个……我才不敢舔呢」

  韩左恍然大悟一般的看了一下真木阳子,原来八岐的幻术不只让她们以为她的肉棒是假屌,就连屎都会误认成润滑液,而且还是巧克力口味的呢!看来八岐的幻术果然不一般,就连本人都无暇他顾的时候都能够持续运作,这也难怪在八千多年前八岐可以用一根肉棒当替代,让素盏呜尊(须佐之男)误以为他斩杀了八岐大蛇。

  不过也因为如此,原本为男性的八岐在砍掉了老二后由於当时非男即女的观念,只能八岐彻底的女体化变成了女性,尽管后来向根源献祭了八岐本体其余七颗头换回了跨下的肉棒,却再也无法转变回男性之躯,自此八岐就成为了日本史上第一个扶她。

  韩左坐在沙发上调戏着真木阳子时,另一头躺在床上的八岐却渐渐的缓过气来,八岐一起身就看到韩左正坐在沙发上,而真木阳子正扶着韩左的肉棒打算坐下去,八岐连忙从床上跳起大叫,「啊!亲爱的你们在干嘛!」

  韩左和真木阳子两人被八岐的大叫给吓了一跳,韩左本人到还好,但是蹲在韩左上方的真木阳子就不好了,被八岐的大叫给吓了一跳,导致真木阳子脚下一滑,整个人直接坐到了韩左身上,不巧的是原本韩左的龟头就已经对准了真木阳子的处女蜜穴,结果真木阳子脚一滑就直接让肉棒插进了她的处女穴里面。
  破处的瞬间一股强烈的疼痛便从跨下蔓延开来,代表着处女纯洁的鲜血顺着肉棒缓缓的流下,粗长坚硬的肉棒以摧枯拉朽的气势插进了紧窄到无以复加的处女穴,穿破处女膜直接顶到了真木阳子的子宫颈,破处的疼痛以及子宫颈受到龟头强烈撞击带来的二次伤害,直接让真木阳子痛的昏了过去。

  韩左感受到龟头突然顶到了真木阳子的花心时就知道不好了,他连忙伸手接住了瞬间昏迷过去的真木阳子,韩左坐在沙发上用哀怨的眼神看向了八岐,而看到真木阳子昏过去的八岐也发现了事情不妙了,这时候八岐才想起来韩左的身分,那可是最喜欢处女的酒吞童子啊,那怕数千年的修练使得韩左不再执着於处女,但是韩左却也始终排除不掉给少女开苞时的强烈快感。

  八岐知道韩左今天遇到可以开苞的少女时,却还是先宠爱她和沙织,这已经是韩左对她们爱的证明了,要不然韩左对於到了嘴边处女可一定是先吃为快的,八岐连忙坐到韩左身边,拉着韩左的手就开始撒娇,「哎呀……亲爱的你想给阳子开苞你就跟我说嘛,我又不会阻止你,还不都是因为亲爱的你好几个月没来找我了,所以我刚才才会吓一跳嘛,人家就是想要你多陪陪我嘛~。」

  韩左无奈的看着撒娇的八岐,又看了看眼前昏过去的真木阳子,最后韩左无奈的叫一旁还清醒着的两女,让她们把真木阳子给搬回去,在开苞的时后痛到昏过去对女性来说绝对是一场恶梦,恐怕真木阳子可能有好一阵子都摆脱不了对肉棒的恐惧了吧………

  无奈的看着跨下依然坚挺的肉棒,韩左起身将八岐的双腿拉开,开始了又一轮的征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